我还不能发烧吗纯子说着便想要急急忙忙的挂电

传奇彩票娱乐 2018-11-11 10:51 阅读()
  “嗯,那就好,早点休息。”
 
    苏锐说完,便挂断电话,驱车朝纯子所住的方向赶过去了。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距离他们从夜店出来也已经很久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纯子应该早就已经回到家了,当然,如果她不在家的话……一切就已经显而易见了。
 
    当苏锐赶到的时候,果然发现房间里面正是一片漆黑。
 
    他并没有进去,而是翻上了窗台,透过窗户发现卧室的床上并没有人。
 
    很明显,纯子并没有回来。
 
    这样就足以说明,之前那个女忍者有很大可能就是纯子了!
 
    苏锐并没有继续等待,而是尽快返回了酒店。
 
    当天晚上,他并没有睡觉,而是把司徒远空传授给他的动作练了一遍又一遍。
 
    既然已经入了门,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变得很简单了,只要日积月累,就能够取得想要的进展了。
 
    说到这一点,苏锐还真的要好好的感谢一下纯子,当然,也得好好的感谢一下那一块让自己差点滑倒的圆石头。
 
    如果不是纯子,自己还真的找不到这个动作的入门之钥呢!
 
    从一开始就摔倒,到现在已经可以坚持个两三秒,苏锐渐渐的感受到,自己对于力量的掌控已经越来越熟练了。
 
    光是这样坚持几秒钟,就已经让苏锐受益匪浅了。如果能够像司徒远空那样,把第一个动作轻而易举的坚持五分钟的话,苏锐相信,自己的战斗力一定能够提升百分之四十以上!
 
    百分之四十!
 
    苏锐本身的战斗力就已经很强悍了,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处于了一个极高的水准之上,在这个庞大总量的基础上,再提高百分之四十,那么结果简直就是不可想象!
 
    苏锐越练越起劲,对于力量的调用也更加的得心应手,通过这些练习,他已经开始逐渐的掌握了这些动作的核心要领。
 
    说实话,只要入了门,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了,全靠两个字——积累。
 
    从四点钟到六点钟,苏锐花了两个小时,把自己坚持的时间从两三秒提高到了三十秒!
 
    这进步简直是极为巨大的,让苏锐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然而,在到了三十秒之后,苏锐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提升了,身体似乎已经到了极限!
 
    ——————
 
    ps:第二更送上啦!
 
    感谢抠脚女汉子你、书友27532373、温柔傲ry、鲍敏海、书友24409164、书友默默默默、慧岚如枫、踏雪妖毅、ws-b8012、花仙子小裴、烈焰让你得瑟、麻醉的心、建总er_、书友36903671、歌舒拾方、百撕69骑姐、书友28259921、l刘天俊k、书友锐意无限、灬空灬空灬、人于八余、逗丶逗丶飞、侯荣真、侯荣真、帅秦秦、爽朗的赤龙、苦笑灬而不笑、木易lincoln、静清贝、贪吃的小灰灰、书友31835287、kiriaya、书友28035869、离线模式、心情冷暖、支持扯淡、我和世界不熟、水中泡泡、戎马一生mr、小文970731、风韵丶天辰、向风慕仪、厦门hzzy、香樟29103896、dslq、军1235、极品屌丝1992、方小受、恶魔炽天使、我才是萧辰宇、椒图宝宝@百度、ssunday丶、啦啦啦啦啦靠、万罗星辰、花晨月落、心就像玻璃杯、raper119、安忆丶、木易lincoln、好巧遇到你、乐乐小乐、lxj52ywj、vision_tin、江南怪才、轩辕沐风、倾城九九、不离988、steven_cc、书友27055095、漂泊haiwai、肥肉当初、书友37707513、s840906632、天狼殿幻狼、阳光又迷人、书友31274235、粉丝烈焰滔滔、耗子来也8、阅读越开心、麻雀儿飞呀飞、甜甜天天、love春莲、文强大帅锅、爱你的八阵、纯情的包租公、夜幕天堂、sexniu08、王其666、书友36942013、心情冷暖、起名恐惧症、肖邦的大爷、泥淖、北京的凉风、狂潮风暴、qzz2008qyp、星空胖子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第1605章 暴露身份!
 
    苏锐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满负荷运转了,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不酸不疼的地方!甚至有好几处主要的肌肉,都像是撕裂般的疼痛!
 
    苏锐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练了,如果继续强行咬着牙坚持,身体会被透支的,到时候练伤了可就得不偿失了,肌肉拉伤是小事,透支潜能才是大事。
 
    “看来还是不行啊。”苏锐感慨的说道,他就这么躺在浴室的地面之上,连个手指头都不想动弹一下。
 
    “从两秒钟提高到三十秒,居然花了这么久,这样看来,要坚持到五分钟的话,还不得好几个月之后啊?”苏锐自言自语,语气之中似乎带着些许的小说 沮丧。
 
    但是,如果让司徒远空听到苏锐这样说,恐怕少不得要狠狠的把这小子修理一顿。
 
    这根本就是在得了便宜还卖乖!
 
    要知道,司徒远空所传授的七个动作,每当取得一点点的进步,都会对身体形成极为明显的改观!但是,想要继续取得进步的话,得让身体状态达到一个非常高且稳定的层次才行!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司徒远空看来,以苏锐的基础,能够在五年之内登堂入室,都算是快的了!
 
    毕竟这七个动作是集各种武学于一体的!想要完全练成,真的要花掉一辈子的时间!
 
    然而,苏锐才练习了大半个月,就已经在生死关头完成了登堂入室,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之内,又从两三秒钟坚持到了三十秒,已经是非常让人咋舌的速度了好吗?哪怕司徒远空知道了,也得认为苏锐是个怪胎!
 
    当然,从这一点就能够看的出来,苏锐的身体基础实在是太好了,这种基础的坚实程度甚至要超出了司徒远空的预料,否则的话,在练习上又怎么可能进展的那么迅速?
 
    苏锐已经彻底的没力气去洗澡了,于是干脆在浴室里面倒头就睡,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下午三点钟了。
 
    躺在浴室冰凉的瓷砖上面,苏锐这一觉睡下来,不仅没有感冒,反而感觉到精气神儿都是前所未有的好。
 
    他深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并没有继续练习那个动作,而是冲了个澡,然后和山本纱织约了个地方。
 
    今天的山本纱织一改往日的穿衣风格,穿的是一件非常合体的连衣裙,虽然已经是秋天了,但是东洋的姑娘们穿的都比较少,似乎这种冷空气根本不会对她们造成什么影响,为了美丽,冻人又算的了什么?
 
    “金龙,你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山本纱织就像是个时尚丽人一样,坐在餐厅里面,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我睡的挺好的,不过看起来你休息的可不太好。”苏锐望着山本纱织,虽然对方已经化了妆,但是他还是能够看出来对方的微黑眼圈。
 
    山本纱织倒也是实话实说:“你不在身边,我就没有睡好。”
 
    昨天晚上对于她来说,真的是天人交战的一晚,想想自己白天做出来的决定,山本纱织终于感觉到了不真实。
 
    她居然在和太阳神殿联手,对付山本组!
 
    这要是传出去了,还不得让自己成为整个山本组的敌人?
 
    山本纱织真的太后知后觉了。
 
    可是,她也有她的苦衷,如果当时不答应苏锐的话,她认为自己一定会死的。
 
    为了保命才这样做,她有什么错吗?
 
    一想到这一点,山本纱织就重又变得理直气壮了。
 
    但是事实上,如果她当时拒绝了苏锐,苏锐也同样不会对她怎么样,那几句言语上的威胁,顶多算是恐吓而已。
 
    苏锐想要灭掉山本组,让这个组织土崩瓦解,但是却不想伤及无辜。
 
    而山本纱织这个从来不参与山本组的管理,只负责吃喝玩乐的富二代,在苏锐的心中自然属于“无辜”的那一类了。
 
    “今天晚上你们还去夜店玩吗?”苏锐问道。
 
    “你想去吗?”山本纱织已经开始以苏锐的意见为主了。
 
    “你可以叫上你的朋友们一起。”苏锐说道。
 
    为了避免山本纱织多心,苏锐特地没有点出纯子的名字。
 
    “好的,我现在就开始打电话。”山本纱织自然第一个就打给了纯子。
 
    第一遍铃声响起,没有人接。
 
    第二遍也是一样。
 
    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
 
    “奇怪啊,这个时候的纯子应该不在睡觉啊。”山本纱织笑了笑,又说道:“莫非是被哪个男人给搞得爬不起来床了。”
 
    苏锐听了,不禁咳嗽了两声。
 
    要是说纯子被哪个男人搞了,也就只有苏锐了。正是因为他的那一掌,把纯子给打成了重伤。
 
    “再打个电话问问吧。”苏锐说道。
 
    在山本纱织开始打第三遍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纱织,找我什么事啊?”纯子的声音很慵懒。
 
    “纯子,你这个小骚货在哪里呢?”山本纱织笑眯眯的问道:“是不是昨天晚上用力过猛啊?”
 
    山本纱织并不知道,此时纯子那慵懒的声音里面,还带着另外一种感觉,那就是虚弱。
 
    苏锐顿悟之下的那一下攻击,即便已经在关键时刻化拳为掌,但也仍旧有着无匹的破坏力,在这种情况下,纯子自然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而后来她又压制伤势强行提速逃脱,显然会导致伤势更加严重的。
 
    “晚上还出来玩吗?”山本纱织问道。
 
    “晚上你们玩吧,我就不去了,今天有点发烧了,身体不太好。”纯子说道。
 
    “你发烧了?不会吧,这可是难得一见啊,我这么多年可都没见过你生病呢。”山本纱织并没有立刻表现出同情来,而是有点幸灾乐祸。
 
    苏锐在一旁淡淡的笑了笑,这纯子可是中忍以上的水准,以她的这种身体素质,要是能生病可就奇了怪了。
 
    “我还不能发烧吗?”纯子说着,便想要急急忙忙的挂电话:“纱织,我先不跟你说了,我要睡一会儿。”
 
    “你在家吗?”山本纱织问道。
 
    “是的,我先睡觉了,晚上你们玩吧。”纯子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说了这么多,她的语气也从一开始的“慵懒”变成了真正的虚弱。
 
    就连山本纱织也听出了这种有气无力,她不禁对苏锐说道:“金龙,我们现在立刻去看看纯子吧,她一个人在家,我担心可别出什么危险了”
 
    苏锐自
    “遭了,纯子别出什么事情了。”
 
    听着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山本纱织不禁有些焦急,她虽然是个小太妹,但还是很关心自己朋友的。
 
    “要不,我把门踹开?”苏锐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好,你踹开试试。”正当山本纱织准备让苏锐踹门的时候,纯子接通了电话。
 
    “纯子,我就在你家门口,你快点把门给打开。”山本纱织焦急的说道。
 
    “你等着,我马上就来。”纯子在说话间,还剧烈的咳嗽了好几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