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根本都没有看出来纯子是什么时候把这些衣

传奇彩票手机端 2018-11-11 10:43 阅读()
 原来,纯子一直都在山本优生的车子上面!
 
    在苏锐和山本纱织离开夜店之后,纯子便和山本优生见面了!
 
    “和你们认为的可不一样,我觉得这个叫陈金龙的男人不简单。”纯子伸了个懒腰,安全带把胸前的山峰给勒的异常明显。
 
    “怎么讲?”山本优生问道。
 
     纱织的别墅中。
 
    “金龙,你之前为什么要坚持这一点?如果你答应改变国籍的话,我爸爸他就会同意我们两个的事情了。”山本纱织有些焦急的说道。
 
    她刚刚真的不理解苏锐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举动来,明明知道反抗的结果,为什么还要和父亲对着干呢?
 
    “你父亲他给了我一天的时间来考虑。”苏锐苦笑了一下,说道:“其实这一天时间只不过是拖延而已,无论如何,我的答案都是不会变的。”
 
    “为什么?”山本纱织的眼睛里面带着一点小&&&&小说 委屈。
 
    “纱织,有些事情,你不懂。”苏锐说道。
 
    他有他的坚持。
 
    “我有什么不懂的呢。”山本纱织说道:“你为什么就不能为了我改个国籍呢?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她的逻辑很简单,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永远直来直去。
 
    其实,这样活着,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苏锐不禁感觉到自己的脑子有点大,因为他发觉,似乎这个问题无法解释:“纱织,你必须要知道,如果我答应了你父亲的要求,那么他一定会认为我是个没骨气的男人,到那个时候,我们两人的事情想要成功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是吗?”山本纱织哪里懂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是的。”
 
    苏锐又简单的解释了几句,看了看手表,才告辞离开。
 
    虽然山本纱织不想让苏锐走,毕竟现在的她还处于重大的转折关头,不知道未来究竟如何,很想让苏锐留下来陪着自己。但是山本纱织也同样知道,父亲一定是留下人在这附近盯梢了,如果苏锐不离开的话,后果可能会更严重。
 
    纠结了很久之后,山本纱织才放苏锐离开。
 
    …………
 
    “那个陈金龙的体脂率会低于百分之五?”
 
    听了这话,流川不禁有点意外的说道:“我的体脂率一直维持在百分之十左右,我以为自己已经很厉害了。”
 
    纯子瞥了他一眼:“这是因为你的见识太少了。”
 
    流川有点不服气:“纯子,那你的体脂率是多少?”
 
    纯子刚想说话,却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
 
    由于是女儿身的缘故,她的体脂率被某些部位严重的拉低了平均水平。
 
    “纯子,说说你的想法吧。”山本优生说道。
 
    “非常简单,我摸过他的肌肉,是绝对受过特殊训练的,否则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硬度。”纯子非常确定的说道:“这和健身房里用健肌粉吃出来的肌肉-棒子完全是两码事。”
 
    “难道说这个陈金龙曾经在华夏当过特种兵么?”山本优生皱了皱眉头。
 
    纯子回想着她把苏锐的上衣撩起的情形,不禁说道:“我也无法判定,他身上的皮肤非常光滑,并没有任何的伤痕。”
 
    原来,她对苏锐做出的所有调戏动作,都是有目的而为之的!
 
    抚摸苏锐的肌肉,是为了估计对方的体脂率;掀开苏锐的上衣,是为了查看他身上的疤痕!
 
    是刀伤还是枪伤,纯子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
 
    然而事情的真相却让纯子失望了。
 
    苏锐的胸肌腹肌都是非常光滑的,没有半点受伤的痕迹!
 
    这也给纯子的判断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苏锐当然是受过伤的,而且伤痕很多,如果不是那个云游四海的老道士送给苏锐那蓝色的复原药水,恐怕苏锐身上的伤疤都多的不能看了,因此,那蓝色药水的神奇效果简直让人感觉到咋舌,居然连半点伤痕都不会留下。
 
    如果不是这种药水太过难得,苏锐甚至想过要把这种东西推向市场,一定能够收获极佳的效果!
 
    “让我们的人去华夏调查陈金龙。”山本优生说道:“就从他现在所在的公司开始查找好了,我要知道他过往的所有经历。”
 
    流川点了点头:“老爷放心,这一点应该好办,有名有姓有公司,就算查清楚也不会花太多的时间。”
 
    山本优生点了点头:“我不想破坏纱织的感情,但是也不能允许有一丝一毫的隐患存在,这件事情你们尽量办的隐秘一些,不要被那个陈金龙所觉察。”
 
    说完之后,他又摇头自嘲的笑了一下:“不过就算知道也没关系,山本组调查他,他又能有什么意见呢?”
 
    停顿了一下,山本优生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精芒来:“尤其是在这个关键时期,父亲要过大寿了,更不能出半点差池。”
 
    纯子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嘲讽意味,嗤笑了一声:“我说山本先生,您就不用为你父亲的大寿担心了,您的那个好妹妹不是把一切都大包大揽了吗?我可是听说,自从她回归之后,您的那些兄弟姐妹,就没一个能插得上手的。”
 
    流川闻言,也接着说道:“老爷,属下也斗胆说一句,恭子小姐这次做的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山本优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他说道:“恭子的性格注定她会如此行事,其实这种独断专行的做法,反而对现在的山本组有极大的好处,因为这是最有效率的。”
 
    纯子再度哂笑了一下:“独裁是最有效率的,这句话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她独裁的对象是你们。”
 
    山本优生再度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很是有些惆怅。
 
    他这个当哥哥的,已经被山本恭子这个小妹妹连续两次夺权了。
 
    在这次回归时候,山本恭子和往常相比,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不,确切的说,是以前的恭子2.0升级版。
 
    无论是手腕,还是行事作风,现在的山本恭子都比以前更加的狠辣、干脆、果决,丝毫没有拖泥带水,雷厉风行的简直可怕。
 
    山本优生清楚的知道,在他交出大权之后,七妹山本悠甜负责山本组的财务部门,山本恭子一上台,就向她的七姐姐山本悠甜索要最近的所有财务报表,山本悠甜稍微迟了一点交上去,就遭到了山本恭子的一通训斥。
 
    然而,接下来,山本恭子在这些报表里面发现了一些漏洞,这些漏洞都并不是刻意人为的,在以往的报表之中也比较常见,山本优生一般审核的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山本组旗下有那么多的产业,那么庞大的体量,不可能做到锱铢必较的。
 
    可是到了山本恭子这里,事情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她的眼里根本掺不得沙子,毫不在意对方是自己的亲姐姐,每一个漏洞都不放过,狠狠揪住不放,当场逼其离职,交出手中的所有权力。
 
    而财务方面,也由山本恭子的亲信彻底接管。
 
    这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也让其他的哥哥姐姐对山本恭子怨声载道。
 
    但是,这些哥哥姐姐们都没想到,拿老七山本悠甜开刀,对于山本恭子来说,还仅仅只是个开始而已。
 
    在接下来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面,山本太一郎的所有子女几乎全部被从现有岗位上面调离,一律调到了闲职上,一个个憋屈的要死。
 
    山本恭子的这些行为摆明了就是要把所有的权力全部掌握在她一个人的手中。
 
    有不少子女们去山本太一郎那里反应这个问题,然而再怎么闹也是没用,老爷子之前说过把所有权力全部交给了小女儿,果真是说到做到,对于儿女们的抗议,也是充耳不闻。
 
    山本恭子的铁腕让那些哥哥姐姐们有苦无处发泄,但是却让支离破碎的山本组开始高效率的整合凝聚了起来,没有了各自为战,没有了阳奉阴违,取而代之的则是雷厉风行和令行禁止。
 
    面对这种情况,山本优生即便是想要插手也是无能为力,这段时间也是闲的发慌了。
 
    他曾经就此事询问过妹妹,但是山本恭子所给出的答复是你们一群人好好的休息,等待着给父亲过大寿就好了,大寿之后,所有的权力都会还给你们。
 
    既然山本恭子已经这么说了,所以其他的兄弟姐妹们也只能等着大寿结束了,他们也相信,山本恭子的话已经放了出来,就一定不会食言的。
 
    “山本先生,您就不准备采取一点行动吗?”纯子问道。
 
    “把这一切都交给恭子,我很放心。”山本优生说道,只是这话语里面究竟有多少言不由衷的意思,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您还是提前做准备吧。”纯子摇了摇头:“反正现在距离大寿也只有十来天而已,我可没看出来山本恭子有放权的意思。”
 
    “我不想理会这些事情。”山本优生主动的换了个话题:“流川,调查陈金龙的事情要迅速展开,我不准任何人伤害到纱织。”
 
    “其实那个年轻人品质不错。”纯子说道。
 
    “品
    这简直让车里的人难以置信,他们根本都没有看出来纯子是什么时候把这些衣服取出来换上的!
 
    似乎也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她就完成了这一切!
 
    “不愧是被稻本润一上忍称为百年来最有天赋的女忍者。”山本优生赞叹的说道。
 
    仅仅是一个换装动作,就让他们叹为观止了。
    “先走了。”纯子说罢,直接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流川长大了嘴巴,然后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速表。
 
    要知道,此时的车速正处在一百二十公里左右,如果是普通人,这样从飞速行驶的车子上面跳下去,就算是不死,也得丢掉大半条命!
 
    “她真的要突破上忍和中忍之间的那条天堑鸿沟了吗?”流川望着后视镜,里面已经没有了人影。
 
    “对于她来说,这从来都不是什么天堑鸿沟。”顿了顿,山本优生继续说道:“自然而然罢了。”
 
  
 

相关推荐